信息搜索
官方微博
党建专栏
两建专栏
侨政答疑
在线交流
华侨华人

【留学故事】澳州华人学者解密民国华侨留学档案 四邑儿童构成首批中国人赴澳留学主力(下)

时间:  2018-03-18   作者:    来源:    查看:  0

经过数年档案资料整理,约300个来自四邑地区的赴澳留学生轨迹得以还原,因应资料的多寡,部分主人公的留学人生经历呈现更为丰富或贫乏。


无论如何,档案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作为第一批赴澳留学的中国人,他们当中,有人奋斗终至荣光,甚至获得勋章;亦有人因种种不如意中断学业,无奈归乡。透过档案梳理,粟明鲜向记者介绍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四邑学子之留学人生。


1

显赫家族

祖父赴澳淘金发家获赏戴花翎

孙子留学扬威华人社区获勋章


祖父在淘金热中来到澳大利亚并成功“掘金”,又被清廷赏戴花翎;自己赴澳留学六年有所成并在澳继承家业,成为华人社区中坚并被英女皇授勋。这份显赫档案的主人公,档案名字为祯道海(Jan O’Hoy),而实际的中文名为雷维森。粟明鲜在查阅雷维森档案资料过程中,也挖掘了其家族三代在澳发展经历,而这样清晰显示在澳三代中国移民状况的个案并不多。

雷维森的祖父雷道海(Louey O’Hoy),1836年出生在新宁县(后改名“台山”)和乐村,1861年前后,25岁的雷道海跟着大批乡人来到澳大利亚淘金,是第一批赴澳务工的中国人。到19世纪80年代他已经成功定居在淘金重镇品地高(Bendigo),并与人合伙经营一间名为“德源”的杂货铺,由此掘得在澳洲的第一桶金。1884年,雷道海将其在家乡所娶的二房从台山申请来到品地高与他共同生活,后在澳生育了六个子女。

雷道海生活富裕后热心公益,在当地华人社区中逐渐崭露头角。1887年,大清湖广总督张之洞派遣总兵王荣和及候任知府余隽作为特使,以调查华民商务的名义,到澳了解侨情,在品地高访问时,雷道海便成为华人社区欢迎朝廷特使委员会的主要成员,负责接待,并在此后陪同他们前往其它地区考察。因此,雷道海于1889年被清廷赏戴花翎,在华人社区中被同胞尊称为官员。

雷维森的父亲雷学燊(Que O’Hoy),其中文名字在护照等档案中却被写成了“九道海”,粟明鲜解释,这与其父雷道海的名字“O’Hoy”被当成姓有关,也就不难理解雷维森何以被叫成“祯道海”。雷学燊是雷道海与大房所生,1894年19岁的他来到澳洲参与商铺的经营。与雷道海一样,雷学燊也是回国结的婚,有大房和二房,雷维森便是雷学燊与大房所生的儿子。

1921年澳洲实施《中国留学生章程》,开放中国学生来澳留学,大批居澳华人在中国所生的子女涌至澳洲读书,这为雷维森前来澳洲学习提供了机会。1922年,雷学燊为9岁的雷维森填具申请表,办理儿子来澳洲留学所需的护照和签证。根据签证资料,雷学燊以自己经营的“新德源”商铺做担保,承诺每年提供78镑给儿子作为在澳留学期间的所有费用,让儿子来品地高入读中央公立学校。


dkma041610_b.jpg

↑↑↑↑↑1923年3月,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魏子京为雷维森签发的中国学生护照。


由于赴澳留学申请太多,直到1923年3月雷维森才拿到入境签证。雷学燊又在家乡找到了回国探亲准备回返澳洲的同乡,作为儿子赴澳航行的陪护旅伴。当年7月,雷维森在香港搭乘“获多利”号轮船,于月底抵达澳洲。到达品地高的第二天,10岁的雷维森便按照父亲的安排,注册入读中央公立学校。

根据中央公立学校校长提交给内务部的报告(用于延签申请所用),雷维森各项学业突出,在校表现良好,在评语中校长表示,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待其英语过关,相信他对各科课程的学习更能得心应手。1925年,雷维森转学到品地高的一九七六号公立学校,同样成绩优异,并在两年后顺利升入中学课程,在这里二年半的中学课程,同样是学校的优秀学生。在学习近6年后,1929年雷维森结束了在澳留学生涯。

dkma041607_b.jpg

↑↑↑↑↑1978年雷维森获英国女王授予大英帝国勋章时在寓所的照片。


此时回国,按粟明鲜推测其可能是其回乡与母亲团聚,同时接受国内中学教育,为此后发展打下基础。1934年,21岁的雷维森再度赴澳,加入到家族商铺经营之中。资料同时显示,由于熟练掌握中英双语,其在华人社区中经常充当翻译,除经营自己的生意之外,还继承了家族乐善好施、热心公益的传统,后又任华人社团会长之职,是颇具声望的华社领袖。1978年,鉴于其对品地高社会所作出的贡献,65岁的雷维森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1980年雷维森在品地高去世。

值得一提的是,雷维森并非家族中唯一获得澳洲勋衔者,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雷社源,因长期致力于保存品地高华人文化遗迹以及服务于华社与当地主流社会,亦获颁澳洲综合类勋章中的澳洲成员勋章。


2

曲折人生

与后来的东江纵队司令同船赴澳

学业优秀却受麻风病折磨被遣返


与雷维森的风光不同,同是来自台山的伍华炎留学生涯就颇为波折,最终因患麻风被遣送回来。

伍华炎是台山县朝阳村人,生于1913年8月。1922年12月,伯父伍松向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馆申办了儿子以及侄子伍华炎到澳留学申请;其以自己的伍松中草药杂货铺做保,承诺每年为伍华炎提供膏火五十镑,作为其在澳留学期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等开支。

1923年8月,伍华炎堂兄弟两人一道购好船票赶赴香港,搭乘“圣阿炉滨士”(St Albans)号班轮赴澳。与之同行的还有来自惠阳县的曾振声(Jan Sing即曾生);曾振声从澳洲留学回国后改名曾生,在抗日战争中成为著名的东江纵队司令,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广东省副省长、交通部部长等职。

8月25日,伍华炎抵达悉尼,并在第二天开始其留学生涯,入读库郎街公学(Public School Crown Street,Sydney)。根据10月下旬校长的例行报告,伍华炎在校表现令人满意,此后的例行报告中同样如此。这样,第二年8月伍华炎亦顺利拿到了延签。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但从1924年下半年开始伍华炎就因身体不适,多次请病假。如学校报告显示,1924年10月10日至1925年2月26日,62天上学日里,伍华炎病休在家就达24日。1925年3月,伍华炎因病情严重,最终被送进了皇家亚力山德拉儿童医院住院治疗。这一年的延签内务部将其申请暂时搁置。

儿童医院对伍华炎的病情束手无策,因其脸上长满疱疹,病因不明,用药毫无效果。担心疑伍华炎患上的是传染病,便紧急将他转送入滨海医院(Coast Hospital)隔离治疗,这家医院最早正是为了治疗并隔离天花等传染性疾病而设。在这里,伍华炎被确诊为麻风病,康复亦非易事,麻烦的还有治疗费用不菲。


dkma041604_b.jpg

↑↑↑↑↑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南悉尼选区议员爱德华·芮利对伍华炎患病表示同情并伸出援手。


伍松深知,手持合法的在澳居留证明,将是侄儿伍华炎继续在澳接受治疗的有力保证,他与其欧裔妻子傅若蕊便为此奔走。他们找到了联邦议会南悉尼选区议员爱德华·芮利(Edward Riley),伍太太将目前其侄儿伍华炎罹患麻风的情况向芮利作了介绍,同时表示由于伍华炎的母亲就这一个儿子,家里经济拮据,就指望着这个儿子能学成归国,使之有所依靠。如果以伍华炎现在的状况,而将其遣送回中国,那将是何等的悲哀。


dkma041603_b.jpg

↑↑↑↑↑1925年7月芮利议员就伍华炎住院要求延签给内务部长的信。


芮利议员听取该情况后,致函联邦参议员兼内务部部长请求给伍华炎延签一年。信函的确发挥了一定作用,此后内务部办公室介入此事。由于涉及较高额的医疗费用,在经过内务部与海关及检疫部门等机构的多次沟通后,各方认为让伍华炎出院返回中国,回到家乡那里进行治疗和康复是较为可行的解决办法。中国总领事馆及后亦跟经营澳洲至中国香港船运业务的船行进行接触,希望为伍华炎预留一个舱位,但这些船行在得知伍华炎的情况后,纷纷拒绝为其施予援手。最终还是悉尼海关出面与“圣阿炉滨士”号轮船商谈才搞定此事。

此时,作为监护人的伍松,眼见伍华炎在澳洲治疗所花费的巨额账单已远超承受能力,同时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得以康复,种种因素交织,也就使他对遣送侄儿回国没有异议。另一方面,新会崖山有专门的麻风病院,回到家乡的伍华炎前往治疗亦是不错选择。1925年12月16日,“圣阿炉滨士”号轮船如期驶出悉尼,伍华炎无奈结束了在澳两年半的留学历程。幸运的是,据中国驻澳大利亚总领事馆确认,在从澳洲返回中国后半年,伍华炎得以康复。



主办单位:江门市外事侨务局、江门市港澳事务局
联系电话:0750-3503755、3503798  传真:0750-3503797
地址:广东省江门市环市三路32号 邮编:529000  电子邮箱: jmwqj@126.com  wqj@jiangmen.gov.cn
备案编号:粤ICP备14002492号   粤公网安备: 44070302000670

网站标识码:4407000071